群众路线实践心得--《李有才板话》给我们的启示

  群众路线实践心得--《李有才板话》给我们的启示

  **年下半年在全国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针对形式主义、官僚主义、享乐主义和奢靡之风,旗帜鲜明地提出了“照镜子、正衣冠、洗洗澡、治治病”的总要求,把治脱离实际、脱离群众之病,进一步密切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摆到了十分突出的位置。在学习过程中,我又联想到并重温了赵树理同志在抗战时期发表的中篇小说《李有才板话》,感到其中反映的人和事,虽然已经事隔70年,但对今天的教育实践活动,仍然有着很多可以借鉴的启示。

  第一,联系群众首先要搞清楚谁是群众。群众一词,通常有两层含义,一是指“人民大众”或“居民的大多数”,即与“人民”一词同义;另一个则是指“未加入党团的人”,表示“党员”与“群众”的区别,“干部”与“群众”的区别。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之所以强调的是联系群众而不是联系干部、联系党员,可以肯定的是其中所指的群众就是数量上居大多数的普通百姓。《李有才板话》写的是发生在我国北方一个叫阎家山的小村子里的事。阎家山这地方有点古怪,村西头是砖楼房,中间是平房,东头的老槐树下是一排二三十孔土窑。西头住的都是姓阎的,其中包括抗战以前连续做了十几年村长的阎恒元;中间也有姓阎的也有杂姓,不过都是些在地户;只有东头特别,外来的开荒的占一半,日子过倒霉了的杂姓,也差不多占一半,姓阎的只有三家,也是破了产卖了房子才搬来的。其中包括群众关系特别好、外号“气不死”、能顺口编快板的李有才。阎家山的村情概括起来就是东贫西富,西官东民,所谓“模范不模范,从西往东看;西头吃烙饼,东头喝稀饭。”所以,阎家山的群众应该是住在村东头喝稀饭的普通百姓,而不是住在村西头吃烙饼的村干部。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就必须到东头去。如果只到西头不到东头,那就是搞错了方向和对象。

  第二,联系群众必须要到群众中去,跟群众打成一片。科学发展向上攀登,联系群众向下扎根。这是江苏省委提出的一个很有代表性的要求。但在实际落实过程中,向上攀登经常被当成了硬约束,而向下扎根却变成了软任务。联系群众即使不是联系领导,也是走走过场,听听汇报,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浮光掠影,扎不下根,不能与普通百姓亲密接触,因而也很难听到百姓的心声。在《李有才板话》中,章工作员之所以常在村里工作,却在群众揭发村长阎喜富之前“从来也不会想到有这么多的问题”,就是因为他平时经常联系的是西头的村官、富人们,而很少光顾东头的老槐树。所以,即使东头的老百姓人人耳熟能详的快板“一只虎,阎喜富,吃吃喝喝有来路。当过兵,卖过土,又偷牲口又放赌。当牙行,卖寡妇,什么事情都敢做。惹下他,防不住,人人见了满招呼。”章工作员也不清楚。为什么李有才的新快板一念出来,东头的年轻人不用一天就都传遍了,可是想传到西头就不十分容易呢?小说中有交代,因为村子虽然不大,但却泾渭分明。西头的人不论老少,没事是不会到东头的老槐树底下闲坐的,就连西头的小孩偶尔去东头的老槐树底下玩-玩,被大人知道了也会骂他们:“下流东西!明天就要叫你到老槐树底去住啦!”因为有了这层隔阂,李有才的快板才很不容易传到西头。这也是阎家山的独特村情。倘若不了解这个村情,那类似章工作员这样的上级干部,就十有八九会变成聋子和瞎子,甚至被村干部们牵着鼻子走。

  同样是上级领导,县农会主席老杨同志之所以能够很快熟悉和了解阎家山的村情,并和群众打成一片,就是因为他找准了方向,找对了对象。新任村长广聚邀请老杨到他家里吃饭,被老杨婉言谢绝,主动要求兑些米到老百姓家去吃。加上阎恒元的有意使坏,以为他在群众家连吃两顿糠就会呆不下去,于是才有机会认识了村子里最穷的老秦。而且,他在老秦家吃第一顿饭就意识到端给他的汤面条是老秦另外给他准备的小灶,并主动要求不搞特殊化,跟老秦家一起吃山药蛋南瓜。他本来想找村主任谈话了解情况,可听了模范歌的顺口溜之后,马上意识到村里工作的不实在,并决定跟老秦家一起干农活,拉近距离,了解实情。他还故意当着群众的面向村长广聚放出狠话:“没有见过这种村长!农救会的人到村里,不跟农民谈话,难道跟你村长去谈。”并且当着群众的面撤了一问三不知的村农会主席张德贵的职,从而让群众把他当成了自己人。

  第三,联系群众必须真心为群众谋福祉。联系群众的真正目的是团结群众、教育群众、服务群众、造福群众,用江苏省委的要求来说,就是“三解三促”,即了解民情民意、破解发展难题、化解社会矛盾,促进干群关系融洽、促进基层发展稳定、促进机关作风转变,核心还是造福百姓。不让百姓得实惠、见好处,联系群众就是一句空话。在《李有才板话》中,老村长阎恒元一伙是不联系群众的,他们很少往底层百姓聚居的村东头跑,想的也是怎样才能压住“东头那些东西”;村农会主席张德贵到李有才家通知开会选举村长,屋子里的百姓也不跟他打招呼。他让大家选广聚当村长,大家就偏不选广聚。而当章工作员让大家把原村长喜富捆起来的时候,群众却“很有劲”,“也不知道上来多少人,七手八脚把他捆成了个倒缚兔”。这说明这些村官、富人们已经跟普通百姓形成了对立。老村长阎恒元一伙也不是为群众谋福利的,即使看起来为群众谋了福利,其实也是为了他们自己谋取更大的福利。比如丈地,他们故意放宽对普通百姓小块土地的丈量,看起来是让百姓得了点实惠,实际上却是为了拿这个堵住百姓的嘴,为他们自己的大块土地的更大实惠创造条件。所以,百姓才会编成顺口溜,称之为“这些鬼把戏,只能哄小孩”。

  相比之下,老杨同志不仅密切联系群众,而且迅速组织起了农救会,让普通百姓有了自己的组织,并且对阎恒元一伙进行了清算,退回百姓的土地,退回多收的租子,退出有证据的黑钱,让百姓得到了实惠,自然也赢得了百姓的信任和拥戴。

  以上就是《李有才板话》给我们的启示。联系当前XX工作的实际,我觉得我们确实有必要思考一下“XX为了谁、XX依靠谁”这个大问题。《XX法》规定,“XX的基本任务是对经济社会发展情况进行XX调查、XX分析,提供XX资料和XX咨询意见,实行XX监督”。如果把这些统称为XX服务的话,那么,我们首先必须搞清楚服务对象是谁。归纳起来,服务对象无非是领导、企业和群众。领导和企业当然也要服务好,但我们必须想一想服务好领导和企业的目的何在?服务好领导和企业,不是让领导生活得更好、企业办得更好,而是让领导的决策更科学、经济又好又快发展。而领导决策的科学、经济的又好又快发展,最终的目的还是为了让百姓生活得更幸福。所以,XX服务归根结底就是服务群众,是为了让百姓过上更幸福的生活,而领导和企业只是XX服务的中间环节。

  XX服务群众可以是直接的,也可以是间接的。间接的服务,有时候是通过服务领导和企业来实现的。因此,对XX工作而言,领导、企业、群众这三者是有机统一的,而不是割裂的、对立的。我们还必须树立服务领导、服务企业就是服务群众的观念,在搞好直接面向群众的XX服务的同时,努力为领导和企业搞好服务。领导和企业是XX服务群众的二传手,所以我们也要善待领导和企业,在依靠群众的同时,也要依靠领导和企业,把为群众的服务工作做得更扎实、更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