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1942》观后感

  电影《1942》观后感
  
  1942年离我们并不遥远,但我却不知道这段与灾难有关的历史。关于上世纪“40年代”的历史知识,几乎全部与战争有关。关于42年,我与许多人一样,只知道那是一个“抗日”的年代。不知什么原因,河南那场惨绝人寰的灾难竟然就这样被湮没在战争的硝烟与迷雾中。
  
  今年10月,我刚去过河南,随先生去参加他南阳同学孩子的婚礼,当然让我前往的真正动力是千年南阳的吸引,那里有武侯祠、有汉画像石博物馆、有独山玉石……那次旅行是乘火车去的,沿途只见麦收过后的田野一片安宁,处处显示出丰收过后的沉稳。感觉中,那片土地虽没有江南水乡的灵秀,却有着华北平原的厚实,就像河南人待客的大碗烩面,那是一种实实在在的感觉。
  
  难道在这样的土地上,在70年前,真发生过这样惨绝人寰的灾难:一千万人流离失所,三百万人饿死?!
  
  电影震撼的场面是日军轰炸。这个电影这个方面在技术角度说真的不亚于美国大片。但正是这种几乎无法区分真假的镜头,让现在过着舒适日子的我们体会到什么是战争,什么是民族的苦难。
  
  朋友问我,你看1942时候哭了没有?我说哭了,哪有不流泪的。只是冯小刚有时候用苦笑让人们减少压抑。影片中用性的欲望展示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源泉。徐帆的表演,把中国妇女,母亲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看似粗野,却是中华民族母亲的真实写照。
  
  电影中让我意外的是能看到我一直想知道长什么样的张道潘,因为我读大学的时候看过一本书叫《生死之恋》,是徐悲鸿的前妻蒋碧微写的。其实就是这个时候的事情。在大灾难片展示这些困难的民众逃荒的时候,我联想到张道潘和蒋碧微这个时候应该是在恋爱,每天一封情书。后来这些情书被蒋碧微整理出那本《生死之恋》。达官贵人可以风月谈情,在河南那地方,却是大队伍的逃荒难民死的死,亡的亡。
  
  看完电影回家,路上,我比照自己居住的城市来衡量这个数字(罪过),不寒而栗,不敢往下想。这场灾难到底是天灾还是人祸造成的,人们在问,影片《1942》也在问。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正是影片试图演绎的目标。
  
  “天无绝人之路”,这是中国人在天灾面前的自励之语,在天大的困难面前,中国人勇于抗争,先辈们曾经“走西口”,“闯关东”,“下南洋”……,给后人留下了一个个惊心动魄的与命运抗争的故事。
  
  但1942年的河南,更是一个“人祸”的地域。受旱灾的难民们不但得不到救济,还被逃离战场的军队抢掠,最后被当成包袱甩给了侵略者。
  
  在这样的困境中,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倒下去,人们在未知前路的道路上跋涉着。凄惨的场面一个接一个,而更为惨烈的是影片中反映的人性撕裂。在绝境中,人们只有把自己撕裂了来寻找活路。
  
  为了老父亲也为了自己有一条活路,女儿星星把自己卖了,她曾是知书的女学生;为了孩子母亲枝花把自己卖了;为了保命伙夫老马为侵略者卖命,受尽屈辱;还有人食人……
  
  于是《1942》的色彩从头到尾似乎只有破棉袄的黑色与尘土的灰黄,反映陪都重庆的政治活动有彩色但并不光鲜。
  
  看完电影快一天了,留在脑海里的还是《1942》的漫天尘土,还是把沉默变成文字宣泄在纸上吧,以此来祭奠离我们远去的那场灾难。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2014-09-10发表于 观后感栏目。
  • 转载请注明: 电影《1942》观后感| 观后感 +复制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