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申克的救赎》观后感,希望不灭 自由永存

  王丽姿  变电运维团支部

  《肖申克的救赎》是美国作家斯蒂芬·金的代表作,经达拉邦特改编并拍摄,于1994年搬上大荧幕,成为电影史上最光辉的一笔。

  本片描述的是20世纪40年代末,小有成就的青年银行家安迪因涉嫌杀害妻子及她的情人而蒙冤入狱。在这座名为肖申克的监狱内,希望似乎虚无缥缈,终身监禁的惩罚无疑注定了安迪接下来灰暗绝望的人生。未过多久,安迪尝试接近囚犯中颇有声望的瑞德,请求对方帮自己搞来小锤子。以此为契机,二人逐渐熟稔,安迪也仿佛在鱼龙混杂、罪恶横生、黑白混淆的牢狱中找到属于自己的求生之道。他利用自身的专业知识,帮助监狱管理层逃税、洗黑钱,同时凭借与瑞德的交往在犯人中间也渐渐受到礼遇。表面看来,他已如瑞德那样对那堵高墙从憎恨转变为处之泰然,但是对自由的渴望仍促使他朝着心中的希望和目标前进。而关于其罪行的真相,似乎更使这一切朝前推进了一步……

  看完以后,我的脑子里首先蹦出一个词:体制化。体制化是什么?借用瑞德的说法:“这些墙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叫体制化。”简单说,体制化是我们对某一环境由不接受到接受的过程,本质在于消灭人的能力,将人变为一个器物。

  为何这么说呢?老布出狱后的自杀,其原因是认为自己丧失了价值,处于茫然中无法自拔;而瑞德在出狱后也无法适应外界的环境。他们的这些行为的根本来源在于:他们丧失了能力。他们丧失了工作的能力,丧失了与人交往的能力,丧失了适应社会的能力,丧失了融入社会的能力。在监狱这个相对稳定固定而不流通的环境下,犯人无法习得新的能力,同时旧的能力得不到温习,他们的能力就丧失了。他们作为人的价值、能力和特征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他们作为工具的存在。这就是体制化。

  其实我们来到人世间,面对的人世间不就是一座密不透风而且昏暗的肖申克吗?世俗要求我们必须在一定的年龄坐着该做的事情,许多的东西捆绑着我们,可是我们不得不面对,不得不活着,因为我们还有责任,还有需要扮演的角色,很多枯燥无味惹人厌恶的事情堆砌在一起,是肖申克那堵冰冷的石墙。

  影片反映的另一主题是希望。这样一个简单的词并不简单,它笼统的涵盖了许多,却能在一部俩小时的电影里诠释出来。有石墙,就有小石锤,我们无法逃离,但廉价的小石锤依然可以人手一把。有的人看不起,一边不愿拿起,一边疑惑着生活为什么一天天变得没有希望;有的人紧攥在手,一边面对,一边把“希望”这个石缝凿成海洋,乘着鲸达到与蓝天最近的地方,感受着一切的美好。

  我们常常把“希望”挂在嘴边、寄托在生活里,可是我们对于“希望”的定义又总是那样简单而单薄:看不见的时候又总渴望看见,看得见又总觉得无法实现,我们总是在坐等“希望”的成全,却从未去主动成全我们所看见的“希望”,自我救赎。

  那么,体制化又与希望有什么关系呢?希望,是人类最伟大的情感之一。它使得人类有了反抗自然、改变自然的勇气。它代表了人身上那些高尚的品格,是人的特征。在无限的体制化中,是希望保留了人类尊严能力生命的火种。人作为人而非工具的能力就被保留。如果没有希望,安迪就不会如此地渴望自由,他就不会做出努力。

  在不同时期看这部影片会有不同的观影感悟,但它总能给你的心灵注入力量,让你重新燃起对生活的热情与渴望。伟大的肖申克,伟大的斯蒂芬金!

  •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2019-03-19发表于 观后感栏目。
  • 转载请注明: 《肖申克的救赎》观后感,希望不灭 自由永存| 观后感 +复制链接